伊诺

【唐温】(装作很正经的)相性50问

来我们继续 !

最近嗑藕饼有点上头……但你们放心 ! 成亲那篇我已经快写完了 ! (ง •̀_•́)ง


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?

温莎思索了片刻:“耳朵……?”

唐晓翼:“我貌似没有吧……”

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?

温莎撇了撇嘴,没好气地说:“不知道。”

唐晓翼嘴角上扬:“诶嘿嘿,可不止耳朵这一处哦……”

温莎毫不客气地捂住唐晓翼的嘴:“只有耳朵 ! ”

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?

温莎:“……静如处子,动如禽兽。”

唐晓翼:“……???! 你居然骂我是禽兽 ! ”

温莎斜了他一眼:“哦,那就不是禽兽,是禽兽不如。”

唐晓翼:“好好好,行行行……你说的都对。”

伊诺(抱紧咖啡壶):“咳,该你说了。”

温莎:“不用让他说了,直接下一题吧。”

唐晓翼:“?”

伊诺:“?”

温莎:“反正说了也不是什么好话。”

64 坦白的说,您喜欢H么?

温莎:“……不喜欢。”

唐晓翼:“他这是违心话,他不好意思说喜欢。”

温莎:“你想死吧……”

伊诺:“……行吧,你就不用说了,不用想都知道是喜欢。”

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?

唐晓翼:“……家里呗。”

伊诺:“左DoDo,右羽之……我错了 ! ”再次抱紧了咖啡壶。

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?

温莎:“跳过吧,反正他也说不出什么正经地方。”

唐晓翼:“……???”

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后?

温莎:“前后都洗。”

唐晓翼:“一起洗的。”

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?

温莎:“……???”

唐晓翼:“……没有。”

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?

唐晓翼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温莎:“光一个他还不够我受的吗……?”

伊诺:“心疼你一个世纪。”

70 对於「如果得不到心,至少也要得到肉体」这种想法,您是持赞同态度,还是反对呢?

唐晓翼:“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,被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想?”

伊诺:“这又不是我出的题……”


——中场休息——

伊诺:“……来口咖啡?”(内心:快去看他俩调情๑乛v乛๑)


【唐温】酒融暖宵(上)

成亲梗,人物严重ooc,微亚多๑乛v乛๑

我总算写完了……上半部分。


再次来到游人如织的唐人街,繁华的景象好似一张卷轴,带着往事如梦一般的回忆,在小伙伴们面前缓缓展开。


DoDo冒险队的成员们,乘坐着亚瑟家的车,正去往一个原本此生都不想再来第二次的地方。一路上他们叽叽喳喳,嘴从来没停下过,眸中也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他们都在为一件东西讨论——墨多多手中那张古韵典雅的红色请柬。


“唉,你们说,唐晓翼那家伙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?”墨多多一本正经地说着,“他泡了两年温泉,出来找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请我们参加婚礼,这实在有点让人……难以置信啊!”


“我倒觉得应该是真的……如果他又要搞什么鬼把戏的话,总不能连亚瑟也一起捉弄吧?”尧婷婷持相信态度。


坐在前排的亚瑟这时转过头来,微笑着对小伙伴们说道:“他应该不会骗我们的,之前他曾给我寄过一封信,说他在唐人街遇到了一位很亲密的故友,依据信上的内容,他和那位故友的关系应该并不一般呢。”


“诶?”小伙伴们好奇心顿起,“故友?什么故友?”


“这个他没有提到,或许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吧。”


于是大家讨论的话题又转移到了“唐晓翼的爱人是个什么样的人”上。


“那家伙的品味嘛,肯定不同寻常。”虎鲨十二分地笃定。


“没错……而且……他……的爱人……品味应该……也差不多……”扶幽慢腾腾地说道,但语气中也透着一种肯定。


“……我希望是个温柔可人,美丽善良的大姐姐 ! ”墨多多闭上眼睛想象着说,“这样的话,以后唐晓翼再捉弄我们,大姐姐就能帮我们解围了。”


“嗯……我也希望如此……”婷婷点了点头。


 


不知不觉间,车子已行驶到了唐人街44号,那个花坛的前方。墨多多伸了个懒腰,和小伙伴们一起下了车。


“哎呀,真没想到居然还有一天会再来这里。”墨多多四下张望,忽然瞥见那花坛后面露出的一抹浅金色裙角。他揉了揉眼睛,“这个是……唐装吗……?难道……?”


“怎么了,多多?”亚瑟见墨多多一直地盯着花坛,不由地疑惑,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。


正在这时,那抹浅金色裙角闪了一下,接着,一个身着华丽浅金唐装的清秀少女从花坛后走了出来,她头上挽了个简单的发髻,其余的发丝如瀑布般垂下,脸上的笑容仿佛明月出云,清朗柔和。


“殷灵?! ”墨多多瞪大了双眼,“不不不,这不可能 ! 一定是我起床方式不对,我应该再回去睡一觉 ! ”


殷灵笑容不减,“怎么啦,多多小朋友?见到我很意外吗?”


尧婷婷也吓了一跳,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。虎鲨却冲上前去,指着殷灵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难道是你写信骗我们来的?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摩拳擦掌,而他身后的扶幽也抱紧了怀里的百宝箱。


殷灵一脸无辜:“我参加婚礼的啊,况且,新娘的衣服还是我缝的呢 !”


“金……金丝嫁衣?!”


“普通的金丝啦……不会死人的。”殷灵十分无奈,“好啦好啦,时间快到了,我带你们进去吧!”


小伙伴们一个个都警惕地盯着殷灵。墨多多想走却迈不开腿,亚瑟拍了拍他的肩,笑着安慰他,“别怕,我们走吧。”


墨多多这才点了点头,鼓起勇气向前走去。


 


早在第13册的时候,地下商城就被水淹了。后来经过一番修整,终于又修成了能让人住的样子,但事实上,这里的变化并不大。


殷灵走到一扇门前,伸手敲了敲。“唐晓翼 ! 出来 ! 那群小朋友要见你 !”


房内传来一阵低语,小伙伴们竖着耳朵却也没听清。但紧接着,门开了。一个身着大红色新郎服的少年笑嘻嘻地走了出来。


“唐……唐晓翼?”小伙伴们目光均一滞,或许是时隔两年,他们竟一下子没认出来。


“怎么了?我不过泡了两年温泉,你们就不认得我了?”


“哇——你这身衣服很帅耶 ! ”小伙伴们一拥而上,仔细打量着唐晓翼。一会儿翻翻袖子,一会揪揪衣角。


“……你们鉴赏古董呢?”唐晓翼对天翻了个白眼。


“唉唉,唐晓翼,你的新娘呢?”墨多多突然想起还有一正事。


“emmm……你们确定要见新娘吗?”唐晓翼似乎有些迟疑。


“当然了 ! ”小伙伴们异口同声。


“……好吧,那你们可得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唐晓翼转身又进了屋,在转过脸去的那一刻,他偷偷地笑了一下。


小伙伴们把眼睛擦得贼亮,目不转睛地盯着门。不一会儿,在众人聚焦的目光之中,唐晓翼扶着那穿金丝嫁衣的新娘走了出来。那人身形瘦削,同唐晓翼差不多高,胸口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案,尽管这凤凰有些像那幅“画中有鬼”……却也不至于让小伙伴们害怕。 一层绣金边的红纱如瀑布一般从头顶泻落下来,增添了几许神秘。


唐晓翼笑着拍了拍新娘的肩膀:“诶,要不要摘下盖头来给他们看看?”


那新娘一听,反而伸手紧紧地抓住了红纱的边缘,似乎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脸。


唐晓翼握住新娘的手,说道:“没关系,有我在呢,而且他们不过是一群智Z……咳,智商勉强算得上正常的儿童,伤不了你的。”


虽然他这话在小伙伴们听来有些刺耳,但眼下也顾不得这些了。墨多多两只眼睛闪着光:“小姐姐,你就让我们看看呗,反正……”


那新娘猛地扯下红纱:“墨多多 ! 你叫谁小姐姐呢?!”


时间顿时静止了。


那是一张精致优雅的脸,肤色白皙,一双湛蓝的眼眸如静谧的湖水融入了细碎的星光,浅金色的卷发垂在肩头,宛若画中仙。


但是墨多多表示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⊙▽⊙


美是美,只是这人……他们好像认识啊。


过了好久,小伙伴们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
“温……温莎?!”


“瘟猫公爵?!”


“你……?”


“咳咳……”墨多多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,“那个……先不说gay的问题,就算唐晓翼你真弯了,你为什么会和……温莎在一起?而且,他不是死了吗?”


说到这,墨多多满心疑虑地走上前,瞪大了双眼,仔仔细细的盯着温莎看。


“你……是人是鬼?”


“……你认为呢,智商勉强算得上正常的墨多多小朋友?”温莎目光不善地看着多多。


【唐温】(装作很正经的)相性50问

时间:9012年7月20日  地点:布吉岛250号

朋友们好,我是伊诺;专职沙雕,兼职写作。今天我来采访一下公认(?)年度最佳cp——唐晓翼和温莎。


51 请问您是攻方,还是受方?

温莎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沙雕:“……为什么直接从后面开始了?”

伊诺手速极快地倒了杯咖啡摆到温莎面前:“来来来刚煮好的咖啡尝一下,绝对新鲜健康绿色无污染。”

温莎:“……”

唐晓翼十分悠闲地是翘起了二郎腿,双手环绕到脑后:“嘿嘿,没事啦,反正我们都能答上来。我是攻,他是受。”

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?

温莎思考了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这个……他没有我受……?”

唐晓翼似乎很不乐意:“为什么不是你没有我攻?”

温莎看向伊诺:“其实不就是源于你的私心吗……?”

(温 • 真相帝 • 莎)

伊诺移开了视线,装作一点也不尴尬:“那个……尊贵的温莎公爵,您没听说过一句话,叫做看破不说破吗?”

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。

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?

温莎心情复杂:“也不能说不满意吧…… ”

唐晓翼挑了挑眉:“我当然满意喽。”

54 初次H的地点?

唐温对视。

“……”

温莎:我不知道 ! 你希望在哪就在哪 !

伊诺:“唉,不带这样的 ! 那我说在乔治家你乐意吗?”

温莎:“……为什么要在乔治家?”

伊诺:“那我说在一个房间里,左边邻居是DoDo冒险队,右边邻居是羽之冒险队,你乐意吗?”

温莎伸出手,白皙纤长的手指指向伊诺:“给我杀了这个人。”

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撞开了,一大群骷髅兵蜂拥而入,围住了伊诺。

“唉唉唉我错了 ! 我不要去泡温泉 ! ”伊诺一把抓起桌上的咖啡壶,挡在身前,“那这样,您说在哪就在哪好吗?有话好好说 ! ”

55 当时的感觉?

温莎回忆了一下:“……其实没什么感觉。”

唐晓翼一脸正经:“你可能是疼得失去痛觉了。”

温莎:“……(我能不能说一句“请您滚”……?)”

56 当时对方的样子?

温莎:“我不记得了……真的。  ”

唐晓翼:“疼得失忆了??? ”

温莎:“……  ”

唐晓翼避开了温莎极具杀伤力的目光:“咳咳,他的样子嘛……很……可爱啊。  ”

温莎:???

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?

唐晓翼:“还活着吗? ”

温莎:“……你希望我死吗?”

伊诺:“……你俩脑部构造很清奇啊。”

58 每星期H的次数?

温莎:“随他心情而定。” 

唐晓翼忽然又一本正经了: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你不想做可以拒绝啊。  ”

温莎:“说得仿佛我拒绝有用似的。”

伊诺:“我心疼你一……个世纪。”他往嘴里狠狠地灌了口咖啡,努力地把“秒”字咽了下去,随后又抱紧了咖啡壶。

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,每周几次?

温莎:“最好一次也不要。  ”

唐晓翼:“其实……随心而定挺好的。”

60 那么,是怎样的H呢?

唐晓翼在脑中搜索了一下合适的形容词:“emmm……激烈?”

温莎:“……请您到外面去把门关上,然后再也别回来了 ! ”

——中场休息——

伊诺:“不要看我,去看他俩。我爱咖啡壶。”


记一个神奇的梗

我记得有一个梗——假如你是你的主磕的cp的儿子,数学卷子30分,让家长签字,你会把卷子给谁?

我来随意地(bu shi)写上三对

私设文中的“我”管攻叫爸,管受叫爹。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)


1.唐温

……给温莎吧,别问我为什么,我凭直觉。


温莎拿过试卷看了一会儿,脸色逐渐沉了下来。我咽了咽口水,轻声唤道:“爹……”

“……嗯?”

“老……老师让您……签字。”我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了。

温莎抽了抽嘴角,满脸无奈地从一旁拿起一只羽毛笔,蘸上墨水,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我拿过来一看,那签名龙飞凤舞,完全看不出是啥。

我不由得在心里将我爹佩服得五体投地,不愧是我爹啊,真是太tm机智了 !

“好了,赶紧收起来吧,一会儿要是被你爸看到了,必然又要嘲讽你一番。”

“嗯嗯,爹你真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
2.亚多

这个就无所谓了,emmm……给多多吧。


多多看到卷子时下意识以为是自己的,看了上方的名字之后才反应过来。他对着卷子盯了几秒,忽然万分激动地跑到亚瑟身边,举着卷子喊:“亚瑟你看 ! 这孩子总算有一点像我了 ! ”

亚瑟温和地笑了笑,揉了揉多多的头,眸中满是宠溺。

我:“……”

请问有人在意我的考试成绩吗?


3.乔唐

……我能不能果断选择把试卷撕了?

经历过一番痛苦的内心挣扎之后,我觉得我爸阴沉的脸色比我爹的嘲笑可怕得多,所以还是给我爹吧。

“那个……爹?”

“干嘛?”

“我的数学卷子……老师让您签字。”

在唐晓翼的目光触到卷子上鲜红刺目的30分的那一瞬间,他的眸色暗了暗。

“老子真是白养你了,智商还不如那个笨蛋多多呢。”

嗯……?爹你上次遇到墨叔叔的时候,还一脸自豪地说我比他聪明呢 !

“……把笔拿来吧。”

“哦。”我小心翼翼地把笔送过去,我爹拿过笔后手顿了顿,随后十分流畅地签下了一个名字。

我把试卷拿过来一看,嚯,爹你简直跟你那位好朋友一样机智,你签的是我爸的名字。

但是我很担心,那位爱看小猪佩奇的数学老师会不会不信“乔治”是我家长的名字……


·  你们放心吧,我没有放弃那篇唐温成亲的文 (ง •̀_•́)ง我一定会写完的 !


·  还有,我可能会写一篇奇葩的囚禁文。(按照正常人的脑回路,要么就是温莎囚禁唐晓翼,要么就是唐晓翼囚禁温莎,但我想的是……两人像难兄难弟一样一起被鬼影迷踪囚禁了)但也有可能因为脑洞过于奇葩而写不下去。


·  我有个朋友说我原先的名字很娘,所以我就改了。(不要念E、N、O !那不是一串字母,是一个名字 ! 翻译成中文叫伊诺 !)


๑乛v乛๑


【唐温】喂药梗๑乛v乛๑

一个晴和的下午,温莎斜倚在床上看书,阳光透过窗子,泼洒在书页上,轻轻跃动。

忽的,门“砰”的一声开了,唐晓翼收回脚,端着一大碗药兴奋地冲进来。

“温莎!喝药了!”唐晓翼凑到温莎身旁,眼睛弯得像月牙。

温莎见他这副开心的模样,不由得笑了笑。但当他视线下移到那碗药时,笑容又一僵。

“唐,你想早点送我上路吗?”

“诶,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唐晓翼一脸正经,“我从中医那里得来一个特别神的配方一定会对你的病有帮助的。”

“……你确定?”

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!”

难得见他这么认真,温莎还是决定不去看那碗药的样子,把药喝掉。于是,他屏住呼吸,端起药碗咕咚咕咚喝起来。

“咳咳,咳……”温莎刚喝了几口就把那乌漆麻黑的药汁吐了出来。事实证明,他根本就喝不下去。

唐晓翼见状,十分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背:“怎么了?太苦了吗?”

“……没有,只是呛着了而已。”

其实就是太苦了,反正正常人压根儿喝不下去。但温莎不想让唐晓翼失望,也不想承认自己喝不下这碗药,于是他若无其事地再次端起药碗。

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唐晓翼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丝坏笑。

“咳咳……”完了,还是喝不下去。

唐晓翼笑眯眯的问:“这次也呛着了?”

温莎看着他脸上的笑容,只好无奈的说“好吧,我承认我就是喝不下去。”

“嗯……那么,我来帮帮你吧。”

温莎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什么意思,唐晓翼飞快地端起药碗,喝了一口药,随后一把扣住温莎的脑袋,吻住了他的双唇。

“唔……”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,温莎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唐晓翼。

在两人辗转缠绵的吻中,原本苦涩的药逐渐淡化,(如果我没看错的话)一点药汁顺着温莎的唇角流了下来。

良久,就在温莎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唐晓翼终于松开了他。

“你……”温莎的脸微微泛红,瞪着唐晓翼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唐晓翼仍然一脸善意(bu shi)的微笑,不得不说,他真的很喜欢温莎脸红的样子。

温莎轻轻擦去唇角的药汁,恢复了正常的表情:“唐,你说实话,你让我喝这药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唐晓翼挑了挑眉:“很简单啊,就是为了亲你。”

“……唐,你真的变了。”

“怎么,变得更帅气了?”

“变得脸皮越来越厚了。”

“哈哈,跟你在一起,脸皮不厚怎么行呢?”唐晓翼,不仅不生气,还显得十分高兴,“不然的话,我就没有攻的样子了。”

温莎无奈地叹了口气,从前只觉得唐晓翼毒舌傲娇,现在怎么还有点……

唐晓翼笑着再次端起药碗:“看吧,没有我的帮助,你根本喝不下这碗药的。”

“所以……?”

“所以,我就继续帮你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。


讲真的,我站一辈子唐温๑乛v乛๑